2015年9月1日 星期二

人造意識--細思極恐的質問


這是一部非常高水準的「驚悚片」,圍繞著「意識」這個主題打轉。

表面上看來,這是個關於人工智能的電影--有錢的大老板找來了公司的小伙子和他製造的美女機器人聊天,結果小伙子愛上了機器人……。

真是讓人意外的發展啊?

當然啦,如果只是這樣,就沒有什麼好談了。

這部電影最難得的,就是他藉由人工智能的議題,討論了「意識」牽扯到的哲學問題,還有這些問題後面,那些細思極恐的質問。

對於機器人是:「她具有意識嗎?」

對於大老板是:「我能意識他的意識嗎?」

對於小伙子是:「我的意識真的是我的意識嗎?」

然後,再次回到機器人,回到我們人類--那,無法停止的猜忌。

於是驚悚莫名。


再搭配某些詭異的取景角度,還有大老板的詭異神態,嘖嘖還真的不能怪別人。


順便整理一下電影裡談到了幾個哲學問題,分別是圖靈測試、中文房間和黑白瑪莉。

它們討論的問題都是:「如何證明某個對像(人工智能)有意識?」

「圖靈測試」主張這個問題很難直接回答,只能透過迂迴的方式:測試者待在一個房間,被試者待在另一個房間,雙方進行交談,只要測試者無法分辨被試者是人類還是機器,那麼就表示被試者有意識。

很明顯,這個測試有很多問題。

「中文房間」是其中一個質疑,電影裡面的說法是:「正在下棋的電腦知道在下棋嗎?」原始的版本則是一個不會中文的老外做為被試者待在房間裡面,手邊有一台超極翻譯機,對面是會中文的測試者,兩個人進行問答--儘管老外對答如流,我們能因此說老外會中文嗎?

好像不會,所以同樣道理類推,一個機器就算能夠正常對談,也不能證明它擁有意識對吧?

另一個質疑是「黑白瑪莉」,原始的版本和電影裡面說的差不多:「瑪莉是個在黑白房間長大的女孩,她知道所有關於色彩的知識,可是她從來沒有看過紅色--我們會說瑪莉知道什麼是紅色嗎?」

這兩個質疑,分別從「輸出/輸入」兩個角度質疑人工智能具有意識的可能性,「中文房間」告訴我們只看「輸出」我們不能保證老外會講英文,只看「輸入」我們也不能保證瑪莉真的知道紅色。

那麼,我們到底要怎麼證明人工智能具有意識呢?

這就要談到大老板的公司blue book了,電影說它是個涵蓋了94%使用者的搜尋引擎,同時也暗指哲學家維根斯坦的藍皮書(他的上課講義,大哲學家就是不一樣)維根斯坦認為,語言是純粹外在的行為,所以他不同意「中文房間」或者「黑白瑪莉」的說法,對他來說,語言和意識本來就是斷裂的。

然而維根斯坦同時也認為,人類有能力理解語言,但是機器不能,機器只能因循模仿。

也許是為了回應維根斯坦的論點,導演兼編劇的Alexander Garland刻意用了「搜尋引擎」做為人工智能的基底,可能是想要給予機器辨認語境的能力提供基礎,也可能只是要嘲諷維根斯坦以為的人類的思維能力(只不過是收集了小伙子查詢過的關鍵字,就可以在七天內讓他愛上一個機器人QQ)


另外這部電影還有些彩蛋。

首先是角色的名字:夏娃Ava是上帝製造的女人,做為第一個人工智能的名字是再好不過,只不過和吃了蘋果之後對於自身裸體感到羞恥的夏娃不同,她最後卻是貼上人工皮膚,在鏡子面前欣賞自己的裸體。拿單Nathan是指出大衛過錯的先知,而在電影裡面,妄想扮演上帝的他先知是先知,卻還是栽了個根頭。迦勒Caleb是摩西派往應許之地迦南的探子之一,可是只有他對進入迦南抱持著信心,最後和族人在曠野漂泊的四十年才終於進入迦南。

不知道這是不是導演對於人工智能的光明面的暗示?

另一個彩蛋是上面的那張圖,出自小伙子趁著大老板酒醉的時候入侵電腦的畫面。

就算是外行人也看的出來,裡面的程式碼根本是胡說八道,和解碼一點關係都沒有。

上網查了查,發現有人真的去跑了跑,結果是一本書的ISBN,書名是《Embodiment and the Inner Life》,由於導演在訪談的時候也有明確提到這本書,所以肯定不是巧合。

不過說到這裡就要吐槽一下,啊你在破解密碼,分秒必爭耶。

還在那邊寫註解「#BlueBook code decryption」是有什麼毛病啊?工程師強迫症?

而且說真的,就算是單身多年,孤家寡人一個,也太容易上當了吧?

噢,還有那個涵蓋了94%使用者的搜尋引擎,是不是忘了中國有十幾億人還被長城封鎖啊?

嘛,聰明了整部電影,最後卻突然腦殘的大老板也就不多說了。

整體來說呢,還是部非常精彩的電影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