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7日 星期五

原罪犯--令人嘆服的華麗賣弄

《原罪犯》是韓國導演朴贊郁代表作,改編自日本漫畫家嶺岸信明的《鐵漢強龍》,共有
八卷,改編為電影之後全長120分鐘,因此劇情勢必有所刪減。然而《原罪犯》和《鐵漢強龍》其實不只是劇情長度有所不同,核心的內涵也大不相同--電影雖然採用了漫畫的背景設定以及劇情架構,但是在最關鍵的「謎底」部分進行了更動。

除了「謎底」的差別之外,由於篇幅的壓縮電影的復仇過程相較下更為緊湊,而且多了許多富有朴贊郁特色的暴力美學的橋段--為了更加清楚的辨認出導演的特色,在後續提到電影原創的內容時都會特別強調。

這是個關於復仇的故事,主角莫名其妙地監禁了十數年,然後莫名地被釋放了。長達十五年的監禁之後,他展開了一場復仇的旅程:到底是誰,因為什麼理由監禁他?

漫話的開始,是從監禁主角的人給主角送晚餐開始。

而電影的開始,是一隻佔滿畫面的手。

急促而充滿緊張感的音樂,鏡頭緩緩拉進特寫主角吳大秀的臉孔,然後切到了懸在半空的
男人,以及扯著男人領帶的大秀。


畫面沿著領帶在兩人間游走,驚險的處境、緊張的音樂搭配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對話--然後進入回憶,醉酒的吳大秀在警察局開始自我介紹,戴著要送給女兒當生日禮物的翅膀晃啊晃的。



然後吳大秀被朋友帶離警局,卻在朋友講電話時被人綁架,帶到了不知名的房間,房間的牆上有幅畫,底下引用了詩人艾拉.惠勒.威爾科克斯的詩句:「你哭,就只有你獨自一人哭;你笑,世界同你一起歡笑。」


透過吳大秀的獨白,我們知道了他被監禁的日子是怎麼過的,並且透過電視畫面的剪接表現時間的流逝,其中有這麼一段很有意思的表達:



就在要逃脫的時候,大秀卻又莫名地被放了出來。

房間注入催眠瓦斯,拿著吊飾的女子走了進來要大秀想像睡在無邊的草原,緊接著一個斜角的劃切,我們看到了草原,還有皮箱。


回憶結束,畫面回到高樓。

原來開場的男子是個想要自殺的人,兩人交談後大秀離去,這段是電影原創的喬段。回到陌生的社會,他為了試試自己的身手,故意招惹了幾個流氓反過來搶了他們,這是原作的橋段。

拿到錢後,他碰到一個流浪漢給了他一隻手機,接著在餐廳碰到了女主角美道。

用餐途中電話響起,另一頭赫然就是綁架他的仇人,他聽完電話後叫來了一盤章魚,活生生的章魚,活生生地吃了,這是非常有導演風格的橋段:



美道把昏迷的大秀帶回家,在她的幫助下大秀開始尋找仇家:大秀被監禁的這幾年,每天晚餐都是同一家餐廳的餃子,抱著僅有的線索,大秀決定吃遍附近所有中國餐館的餃子(這段吃餃子的劇情我覺得非常有趣,不過是原著就有的設計)透過餃子的味道,大秀成功找到了監禁他的場所。

接下來的部分,讓我們分三個段落來看吧。

1.侵入大廈
2.鐵鉗拔牙
3.走廊打鬥

這三個段落展現了導演的幽默、殘忍和驚人的調度。卡通化的幽默鋪墊還有背景輕快的弦樂更增添了拔牙的殘忍--雖然完全沒有對拔牙的直接拍攝,但是看著受害者張大了嘴無法動彈,灰色的鉗子抵在潔白的牙齒上,更別提在旁邊鮮紅竄動的舌頭,每個畫面的元素都暗示著即將發生的慘劇。

鮮血流出,然後是吳大秀輕鬆而且沒有遲疑的轉動鐵鉗!


後面在走廊的打鬥就不用我再多餘的描述了,直接看看影片吧。



到這裡已經接近電影的中段,主角拿到了錄音帶,找到了昔日好友周煥,在他的幫助下開始拼湊真相。然後開始懷疑美道(我想觀眾都已經懷疑了半個小時吧...)就在這個moment反派登場了!

這在劇情的敘事上是個很大的顛覆,因為它把主角復仇的重點完全從「WHO」轉移到了「WHY」的層面,這個安排是原著就有著設計,只不過電影更加緊湊而且更有戲劇張力。

反派李祐鎮和他的白頭保鑣登場,並且要求大秀在五天內搞清楚為什麼他要監禁他,如果辦不到就要殺了美道。

祐鎮離開後,大秀著急得回去找美道,卻在屋裡看到了監禁他的流氓們並遭到報復--原本以為就要完蛋了,沒想到祐鎮流氓卻接到了祐鎮電話要求他們離去。

逃過一劫的倆人躲到了旅館,然後發生性關係,沒想到他們躲避的旅館也在祐鎮的掌握中,祐鎮竟然在他們做愛完後釋放催眠瓦斯,進到了旅館,然而他什麼也沒做,只是靜靜的躺到了他們身旁:


從劇情來說這段沒有任何必要,可是它卻幫祐鎮在觀眾心中留下了莫名的恐懼,還有更多的懸念--這個變態他媽的到底想要幹嘛?

在美道和好友周煥的幫助下,大秀終於想起他和祐鎮的過去,可是他還是想不起來祐鎮有什麼理由恨他入骨,於是他回到了他們的母校。

於是我們看著過去的大秀跨越了二十年的時間來到了此時,追逐著過去得自己大秀終於找到了真相:



原來是因為吳大秀發現了他們姐弟亂倫!

只不過他還是有所誤解,他以為是姐弟亂倫的消息曝光後,祐鎮殺害了自己的姐姐,卻又遷怒給他。大秀拿著祐鎮的姐姐死前的相片,質疑是不是他親手殺了自己的姐姐:


進行對話的時候祐鎮剛洗完澡,正在更衣梳妝,針鋒相對的談話卻不斷特寫祐鎮穿衣的瑣碎畫面形成有趣的衝突,此外祐鎮背對著大秀在鏡子前梳妝的過程,更展現了充滿趣味的視覺效果同時,也強烈顯現了兩人態度的不同:


不過在講述「謎底」之前,祐鎮卻先揭露了另外一個令人吃驚的事實:美道和大秀都被催眠了!這是原著就有的設定,雖然理由不同,很多人包括我都覺得催眠的效果似乎太超現實了,雖然讓人驚訝卻不是「出乎意料,合於情理」的最高等級驚奇。

在這裡又使用了逃脫時用過的切割畫面,只是目的大不相同。透過明顯的畫面切割和劃切,清楚對照連接了暗示的經過。

祐鎮透過電話說出催眠的關鍵字:


說完了美道和大秀相愛的真相後,祐鎮給了大秀一個相簿。

那是大秀的家庭相簿。

開始是他和妻子還有女兒,相簿一頁一頁往後翻,女兒一天一天長大,然後他也發現了隨之而來的驚人真相--相簿就是時間,殘酷而且無可能轉的時間。

那是遠比真相本身更加恐怖,令人戰慄的時間。

而這個小小的段落也可以譬喻整部電影,真正了不起的不是相簿的內容,而是使用相簿進行表達得這個行為本身。

於是「謎底」揭曉,我們看到了在旅館等待大秀的美道:


她正戴著大秀要送給女兒的翅膀。

同樣的相簿也交到了美道的手中,大秀哀求著祐鎮不要讓美道打開相簿。

於是我們有了吃章魚、拔牙齒後第三個痛死人的畫面:剪舌頭!

就讓我們來看看要怎麼剪一個很痛的舌頭吧。

1.伸出舌頭
2.湊上剪刀
3.打開手指
4.做好準備

然後剪下去。

真他媽的痛死了!



剪掉舌頭後,祐鎮透過電話讓他交代美道不要看相簿後離去。

離去的祐鎮在電梯裡回憶起他姐姐死去的那一天。

水壩上頭,他抓著姐姐的手,似曾相識的畫面閃過我們腦海:


電影的最後,大秀找到了催眠師,替自己進行催眠,忘記和美道是父女的真相。

還是催眠後醒來,只是這次是在雪地:


醒來的他,抱緊美道,然後深深地,笑了。



於是我們想起了房間裡的那幅畫,還有那句詩:「你哭,就只有你獨自一人哭;你笑,世
界同你一起歡笑。」



大秀是哭,還是在笑呢?

--

不管是劇情的顛覆(從傳統的「WHO」到「WHY」的轉移,還有大秀和祐鎮角色的轉移)還是畫面的運用,甚至是角色的刻劃都無比精彩--除了祐鎮躺在裸體的大秀和美道身旁的畫面,我們在大秀身上不也看到了驚人的改變?



不過它還是有些缺憾。

除了前面提到的催眠的太過超現實外,最後的「謎底」真的能支持祐鎮做出這種報復,還有讓大秀如此崩潰嗎?我不知道是不是重口味氾濫了,說實話我不覺得這有這麼沉重,而且相比原作我不認為「亂倫」這個謎底有更加深層的意義(不過原作的「謎底」可能會讓更多人無法接受就是了)

然而撇開「亂倫」這件事情的衝擊性和必要性,我們想想吃章魚、拔牙齒還有剪舌頭就知道了,這些行為有必要嗎?不過就是譁眾取寵嘛。

沒錯,說難聽點就是譁眾取寵。

就像整部片的畫面分割手法,還有影像呼應,說好聽是風格,說難聽是賣弄。

但是無論如何,你無法不承認,他的賣弄是如此華麗讓你不能不嘆服。

這就是韓國導演,朴贊郁。


1 則留言:

  1. 想請教一下,原作裡面的謎底是什麼?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