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5日 星期五

《法櫃奇兵》的電影和漫畫比較

《法櫃奇兵》是我小時後印象最深刻的電影,也是少數長大後還重複看了好幾次,每次都能有所收穫的電影。這幾天我突然發現,它居然有漫畫版!

身為一個專業的粉絲,當然要馬上找來一睹為快,沒想到不看還好,看了差點吐血啊。

就拿電影開頭的段落來說吧:





電影使用了十二個快速剪輯的鏡頭,只用了十六秒,不需要任何言語就可以讓我們完整認識這個角色--從他的帽子、皮鞭到他的警覺和老練,從外表到內在,一個冒險家的形象就這麼鮮明的烙印在觀眾心中。

更重要的是,在這之前我們只能看到瓊斯的背影,和經過特寫的雙手。




接著漫畫是怎麼表現的:不只是特寫他的手,還把他的臉給露出來了(他到底為什麼要把帽子拿下來?帽子才是他的本體你不知道嗎?)然後是美漫冗長的內心台詞,原本的俐落感完全不見啦!更別說你的鏡頭怎麼這麼沒有變化?看了多悶啊。


還有,這部漫畫似乎是為了刻意避開電影用過的構圖,居然把名場面的構圖給換了!

當然啦,構圖這種事情沒有絕對的好壞,可是你要知道,咱們史匹柏伯伯,最喜歡的就是這種「使用前景物件置造景深」的構圖啊!更何況你想要把人換到前景沒差,可是你有沒有發現,這樣就看不到主角的表情了呢?你看看那嘴角多銷魂啊?

還有啊,電影裡的瓊斯明明就在進洞口前就抓了把沙子,你卻讓他在看到寶物才開始裝,這兩者的程度差了多少,應該不用我多說吧?


而且史匹柏伯伯使用「使用前景物件置造景深」的構圖可是出神入化喔!

像是這張瓊斯回到學校的鏡頭,地球儀和文物部但是製造景深的前景物件,更是「框住(Framing)」瓊斯的構圖方式--而且他們還分別象徵了瓊斯體內的學者和探險家兩個矛盾且充戲劇張力的性格。

結果漫畫卻把文物丟了,還把地球儀給遮了大半。


其他幾個莫名更改構圖的例子還有:


不過抱怨歸抱怨,其實John Buscema的功力還是遠非我能質疑的等級。

他和Stan Lee合著的漫畫教學書還是美漫界的經典,更別說前陣子他創造的奧創才在大螢幕發光發熱呢(?)

總而言之,這篇文章主要想要指出的還是《法櫃奇兵》的幾個優點和史匹柏伯伯的特色,而身為一個小粉絲,看到電影改編漫話居然完全捨棄了這些原有的優點,內心深處實在不是很能接受--只是客觀來說,兩者媒材不同,創作次序也不同,漫畫作者想要另求突破也是情有可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