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6日 星期四

看圖說故事:《教父》的開頭和結尾



電影開頭,全黑的畫面,殯葬館老闆包納薩拉說出了全片第一句台詞「我相信美國。」然後畫面才亮了起來,他繼續說:「美國帶給了我財富。」

簡單的一個鏡頭就交代了電影的主旨。

另一個同樣完美表達了電影主旨的畫面,是下面這段蘆葦叢裡的謀殺,構圖簡潔寓意清晰。


然後他說起她女兒的遭遇,長時間的獨白讓我們忍不住同情他的遭遇,隨著靜頭緩緩後拉,我們困惑著他在哪裡?對誰說話?他的問題又會被怎麼解決?

這時候,畫面終於帶到了教父維托的背影。

這是個非常能夠展現編劇技巧的段落,首先是懸念,勾起觀眾的好奇心;其次是同情,增加觀眾對角色的認同--不只是認同包納薩拉,也認同幫助包納薩拉的教父(儘管他是個黑手黨老大!);再者,包納薩拉的獨白更是直指影片的主題:他相信美國的「財富」,按照美國的方式活著,可是卻發現美國夢不是他所想的那麼美好,最後他只好尋求曾經被他拋棄的世界尋求幫助。

另外我們也可以看到,教父在「西西里人不能在嫁女兒的那天拒絕他人的請求」的前提之下,如何展開談判--他譴責包納薩拉為了美國夢,捨棄了傳統,也從不把教父當朋友,只在碰到麻煩的時候才來找他幫忙。

整個談判過程,包納薩拉開始的時候,處於優勢的位置(高度和仰角)而且態度強勢又急躁,只想要用錢解決問題。反觀教父,雖然處在劣勢的位置,卻還是輕鬆地撫摸著懷裡的貓兒,他對包納薩拉指責又是那麼合情合理。

巧妙的打光更在維托眉骨蓋上厚厚的黑影,讓觀眾難以判斷他的情緒,增加他的威嚴。


可是他並不會得理不饒人,而是追求雙贏的結局:包納薩拉得到他要的正義,而他得到包納薩拉的尊重。短短的一場戲,就完美地塑造了這位可敬可畏,身為黑手黨老大卻也堅守著傳統道德的長者的形象(還有背後等著繼承教父位子的兒子桑尼)


--




這是在電影的結尾,麥可妻子凱質疑他是不是真的動手殺了自己的妹夫卡洛。

麥可先是憤怒發飆,指責她不應該過問生意的事,然後否認自己殺了卡洛(觀眾都知道他是在說謊)凱似乎相信了他的說法,倆人擁抱後凱說:「我想我們都需要喝一杯。」

她轉身出門,鏡頭沒有跟著移動,而是等著凱走出畫面,留下麥可看著她離去,接著才切到門外的位置,側拍正在倒酒的凱還有門內的麥可--然後,麥可轉身開始處理他的「生意」。


這樣的處理,更加突出了「麥可看著凱離開」的印象,並且透過購圖安排,我們更能清楚感受到兩人的隔閡。


不過電影沒有就此結束,而是再次切換鏡頭,放大門內的畫面(要注意,這和剛開始處於「門內」的鏡頭是不同的位置)觀眾這時候是從凱的角度看這著一切,看著門內的人當著她的面把門關上--然後鏡頭突然切到門內,讓我們看到凱那令人心碎的表情。


這時候,你忍不住想到維托曾經說過的:「不抽空陪家人的男人,不是真的男人。」

傳統道德的失落啊(還有他的背後靈兒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