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9日 星期一

美國狙擊手--聖經、牧羊犬和牛仔


很多時候,其實我們不用看過電影,只要看看電影的海報就可以知道它要表達的主旨--反過來說,如果你不確定電影在說什麼,也許可以去找出它的海報仔細觀察一番。

這部電影有幾張海報,一個是主角雙手持槍,低垂著頭,另一個是主角抱著頭盔,身後國旗飄揚,下方卻染著厚重的陰影。

還有最後這張,神色複雜的倆人頭上,是褪了色,彷彿破碎了的國旗。

--

這是部傳記電影,故事時間集中在主角Kyle參與伊拉克戰爭到退伍這段期間。

電影的開頭,選擇了一個非常保守但是成功的策略:一個艱難的選擇。

觀眾瞬間就被吸引了,我們感受到主角的動搖,同情他的處境,同時更渴望知道他的選擇。

他,會不會開槍呢?


可是就在槍響的同時,畫面卻切換到Kyle童年獵鹿的經驗,接著按照時間順序交代了日後影響他生命價值的幾個元素:聖經、牧羊犬還有牛仔。

還有他從軍受訓、把妹結婚,最後是九一一事件。

雖然這些是必要的情節,但老實說還挺無聊的,幸好導演也知道這些東西很無聊,很快地就回到了第一次的任務,也就是電影開頭的場景。

結果是他殺了這個小孩,還有他的母親(這不意外,意外的是導演居然把畫面拍了出來)

在指揮中心和同伴稱讚他的時候,導演甚至再次透過狙擊鏡呈現孩子染血的屍體。

後來片段地交代了幾個任務,然後來到了電影裡我很喜歡的喬段:Kyle要和線人交換情報,他坐在悍馬和妻子講著電話,她開心地告訴Kyle肚子裡的孩子是個男孩--就在這時候,他們碰到了敵人的埋伏。

這段安排充分表現了戰爭的無可預測還有軍人妻子承受的壓力。

而且鏡頭的安排也很有意思:

前面是Kyle和同伴聊天,攝影機靜止,悍馬車快速地由畫面又上往左下通過,然後是攝影機從右上往左下緩慢移動帶出敵方狙擊手。這是快慢、動靜和構圖的對比。


Kyle和同伴擊掌、特寫敵方狙擊手、狙擊鏡的視野、狙擊手特寫、駕駛員被暴頭。


以及駕駛員被暴頭後,車子失控撞上石堆。


前面的分鏡動作很多卻很簡單,後面的分鏡動作很少卻換了好幾個角度。透過對方的從容反襯出主角和夥伴倉促遇襲的措手不及。

於是我們只能和Taya一樣擔憂、無助。


遭到埋伏,理所當然地任務失敗了,Kyle回到美國。

可是他的心思還在戰場上,甚至在妻子臨盆之前,他談論的還是戰爭。

這裡表現的是他對「聖經」的信念還有「牧羊犬」的性格--他相信有正義,面對得是邪惡的野蠻人,他必須從敵人的手裡解救他的同胞、他的國家。

然而導演卻透過他的妻子、弟弟甚至好友,不斷質疑他的信念。


任務成功後,他們還被憤怒的居民給趕了出去。

只不過,這時候主角仍然認為,那是他們:「chose the wrong side.」

看到這裡,很容易會覺得主角是個認為美國就是正義的王八蛋,可是導演緊接著描述他再次回國,碰到感激他救了自己一命的士兵,卻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看到自己的女兒被忽視的時候,憤怒地敲著玻璃隔板,面對Taya的不滿,還是想著戰場的同胞。

到這裡為止,他性格中的「聖經」其實慢慢淡了,支持著他更多的還是心中那頭想要守護他的羊群的「牧羊犬」。

然後,他的好友犧牲了(話說回來,這種角色好像必定要死?)


為了報仇,他誓言找出敵方狙擊手,避免同伴繼續犧牲。

不過在倆人最後交手前,導演加入了一個小插曲,那是一個拿著火箭筒的男人和他的孩子,Kyle殺了拿著火箭筒的男子後,看著小男孩就要撿起火箭筒--

這是個和電影開頭非常相似的橋段,讓我們趁這這個機會來比較一下Kyle的表情。

下面兩張分別是電影開頭,和電影後段瞄準小男孩的比較。


後面這兩張是前半段瞄準某個不知名的敵人,還有瞄準敵方狙擊手的比較。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前面的眼神堅定許多(旁邊還放著聖經)後面的眼神卻多了點無奈,或者說不得已--不管那是什麼,肯定不是正義使者該有的表情。


最後,經歷了一場混戰,Kyle終於決定離開。

在滾滾的黃沙中,他打電話告訴Taya他要回去了。

在昏暗的酒吧裡,他打電話告訴Taya他要回去了。

為什麼他要說兩次呢?危險的戰場,安全的酒吧?

我認為這是天才的安排,並且為後面的情緒打下良好的基礎。


接著是我覺得全片最讓人揪心的地方。

傷痕累累的牧羊犬,終於回到了他的家裡,坐在沙發上,電視機傳來戰場的槍響和哀嚎。

我們以為他還是放不下,還是關心著戰場的情況--可是畫面一轉,我們看到的卻是漆黑一片的電視螢幕,這是多麼令人心碎的畫面?

他想要放下,可是他的心卻放不下。


導演沒有花太多的時間著墨Kyle的創傷症候群,只是在派對上表現了他的緊張,還有面對醫生時的不自知--就連這個時候,他想著的都還是他沒能拯救的同胞。

我想一來是因為沒有時間了,二來是為了讓我們看到恢復後的Kyle。

應該沒有人忍心看著他繼續受苦,也沒有人不會因為他的笑容而感到安慰吧?


這也是為什麼導演沒有演出他死亡的經過。

只是讓我們透過Taya的眼睛,好好地看著他離去的最後的樣子。

--那扇門是如此沉重。


所以說我不認為這是個宣揚愛國主義,或者美國即是正義的電影。

這是個傳記電影,關於一個名叫Chris Kyle的美國士兵的電影。

這是導演克林.伊斯威特的電影--那個在《經典老爺車》裡頭,犧牲自己的性命,換取曾經想要偷他車的苗族姊弟未來的韓戰老兵。

他不會鼓吹戰爭,但是他也無意譴責參戰的士兵。

因為牛仔很忙,忙著犧牲自己,守護他的羊群。

--

不過,最後還是想要說兩句壞話。

那就是本片雖然入圍了最佳剪輯,不過有幾個地方實在簡的很糟,像是他朋友死前的那段,我知道他為什麼要把畫面弄得很零碎,但是就不能處理得更好嗎?實在看得很不舒服。



然後就是主角也太完美了些,雖然有和妻子的爭吵,可是能不能不要這麼正面啊?

當然Kyle是個戰爭英雄,而且是個「死去」的英雄,不可能說他壞話。你能疼惜他,但是不能批評他,這都可以理解。

可是身為一個觀眾,還是期望看到更完美的電影,而不是完美的英雄啊...。

個人是覺得《經典老爺車》比較好看啦,而且不管是爛番茄影評人和觀眾,還是IMDb或者豆瓣電影的分數,好像也都是這麼認為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