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7日 星期三

查克.史奈德--給我一首歌的時間

查克.史奈德(Zack Snyder)的作品不多,但是在300壯士打出名號,到現在扛起DC電影計劃的成敗,要說他是好萊塢的一線大導演,應該不會有人反對。

只不過,看著他事業攀升,身為他的粉絲總覺得有什麼東西不見了。 也許是我多慮了?不過不管怎麼樣,展望未來之前,回首過往,總是不會錯的。
綜觀他過去的作品,有幾個鮮明的特色。

其中,最明顯的就是他的作品都有個「開頭」,而且有「旁白」--有時候用說得,更多的時候卻是用唱的。

也許有人會說,每部電影都有開頭啊。 別急,看了就知道我在說什麼。

《活人生吃》的開頭是連串的新聞片段和訪問,然後是一首歌。



《300壯士》的開頭是迪里奧斯的旁白,講述列奧尼達的過去。



《守護者》的開頭就是鮑伯.狄倫的歌聲配上「新聞現場」的畫面。



《殺客同萌》的開頭是小甜豆的旁白,然後是洋娃娃的遭遇和一首歌。


--

觀察這些「開頭」,就可以發現他的第二個特色,慢動作。 這在《活人生吃》看不出來(廢話)但是後面幾部就很明顯。 《300壯士》中列奧尼達和野狼對峙有用到,《守護者》每個場面開始都是慢動作。

《殺客同萌》更是打鬥要慢動作,鈕扣掉下來要慢動作,燈泡破掉要慢動作,連轉頭都要慢動作--想要不看出他的這個特色還真有點難度。

說到慢動作,看看他慢動作的對象,我們又可以發現第三個特色:「省略暴力的過程。」 或者說,不特別強調。 《300壯士》裡面,列奧尼達困住野狼後,有幾個慢動作。

1.緩慢起身 2.雲朵散開 3.收起長矛

然後快速刺出,背後的石牆上是長矛貫穿野狼的影子。


《殺客同萌》裡頭,兩人拉扯,洋娃娃衣領的鈕扣被扯掉,同時在繼父臉上抓出傷口。

這時候,慢動作特寫的是在地上滾動的鈕扣,不是抓傷的過程。


開槍後,慢動作特寫的是碎裂的燈泡。


--

同時,這又帶出了他的第四個特色:強迫製造景深

透過故意在前景放置物品,帶出空間感。
(同時往往是極端視角)

像是地上的鈕扣:


或者相機:


還有手槍:


也可以是燈泡:


掉在地上的短劍:


以及某人的光頭:


而且他喜歡把攝影機推來拉去,或者用變焦的方式轉換畫面主體。

前面的相機都是前拉的例子,後面另有幾個是從報紙往後拉出整個空間。
(動態的運鏡還是看影片就好,不截圖了)

變焦的狀況則是列奧尼達引誘野狼進入峽谷時的回眸。




--

最後,就用《守護者》開頭後,笑匠遭到襲擊的段落來做結尾吧。

笑匠遭到刺殺:



襲擊者來到門外,焦距從笑匠的臉移到門縫。 慢動作破門,笑匠起身同時鏡頭切近。 笑匠丟出茶杯,製造景深。接著俯身拾槍,中間插入杯子碎裂的慢動作。 手槍退出子彈也是慢動作。 襲擊者搶過手槍後不急著丟掉,還拿起來晃了晃製造景深。

這邊處理打鬥的邏輯很簡單,手槍和刀子都是來回特寫笑匠和武器,丟出去後鏡頭往目標方向切換;近身搏鬥的時候,來回交手時拍入兩個人,笑匠挨打就來個特寫,從哪裡打就從哪個角度特寫--被丟出去的時候則是拉開距離,讓觀眾看清楚他是怎麼被摔的。

3 則留言:

  1. 他的鋼鐵超人就沒有這類開頭,算是向D.C.旗下漫畫妥協的特例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查克某個訪談有提到,《殺客同萌》是他對過去風格的總結,而他覺得是時候要繼續前進了。雖然不能確定這個決定有沒有受到DC的影響,但是應該不會是特例。

      刪除
  2. 會這樣推測是因為之前在movie版看到一篇提到mavel旗下電影持續除去導演個人化特色,故推測DC公司是否也朝這方向邁進,諾蘭電影除外。

    回覆刪除